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揭秘:大清朝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太后是谁?
揭秘:大清朝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太后是谁?

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康慈皇太后的故事,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。

博尔济吉特氏是道光帝的静皇贵妃,遥居宫中妃嫔之首,孝全皇后死后,她摄行六宫整整十年,她虽为道光帝生育了皇六子奕訢,而且还养育了皇四子奕詝,功不可没,但却未得到皇后的封号。

她生前待奕詝如同己出,而奕詝对她也如同慈母。故而,她自持抚育奕詝如亲子,以为能得到皇太后的封号,无奈已是咸丰皇帝的奕詝却不愿意给她这个封号,其间缘由竟全是因为她自己的一句话。

博尔济吉特氏,父亲是刑部员外郎花良阿。她生于嘉庆十七年(1812年)小道光三十岁。她初入宫时为静贵人,后来晋封为静嫔。时常得幸侍奉皇上。道光帝的皇二子奕纲、皇三子奕继,都是她的骨肉,可惜一个两岁,一个三岁先后夭亡。幸运的是,她在道光十二年又生下一子,就是皇六子奕訢。

生下奕訢后不久,博尔济吉特氏被晋封为静贵妃。孝全皇后钮钴禄氏死后,道光帝不愿再立中宫,晋封她为皇贵妃,在后宫妃嫔中名位最高,故摄行六宫之事。

孝全皇后的遗子奕詝即由静贵妃抚养,她视奕詝如亲子,非常疼爱,母子相依无间。奕詝与奕訢不仅同在静贵妃的照抚之下,且兄弟二人年龄只差一岁,同在书房读书,感情很是亲密。

史料记载:“奕訢与文宗(咸丰帝)同在书房,肄武事,共制枪法二十八势,刀法十八势,宣宗(道光帝)赐以名,枪曰‘棣华协力’,刀曰‘宝锷宣威’。”这话无非是希望兄弟二人将来同心协力,共扬大清之威,确保祖宗帝业长清。

道光晚年,内忧外患,家事又祸不单行。皇太后一病去世,道光帝悲伤过度,皇四子奕詝的福晋萨克达氏又不幸病故。种种不如意事云集皇家,道光帝忧悲交加,至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日,病势加重,自知不起,谕令诸大臣取下正大光明殿后的密匣,宣示遗诏。

尽管道光帝决定传位给皇四子,但又不能委屈了另一个宠儿奕訢,因而同时决定封奕訢为亲王。这充分表现了道光帝的矛盾心情。

奕詝继位,改元咸丰,是为文宗。遵照先帝遗旨,封六弟奕訢为恭亲王。咸丰三年恭亲王奕訢受任军机大臣,虽为新进,但以亲王身份爵位最高,成为军机处领班军机大臣,咸丰帝也经常召见奕訢议事。

咸丰帝受静皇贵妃抚养,视其为生母,因此尊她为“康慈皇贵太妃”。而且咸丰帝也经常到她的住处问安视膳,对她格外尊敬。正如清史书记载:“一切礼秩,悉视母后,孝养特隆。”

清代祖制:“皇子既受封,即须出宫,别居府邸,非奉谕旨,不得辄入。至皇兄弟亦不能轻入宫禁。”咸丰帝却命“恭亲王得朝夕入宫问安。”奕訢既已分府,还能享受这种特殊待遇,是和咸丰帝不忘静贵妃抚育之恩有关。

静皇贵妃主持后宫十年之久,只因道光帝痛失孝全皇后,不愿另立中宫,所以静贵妃始终没有皇后的封号。现今咸丰当朝,一心想得太后封号。而奕訢也想通过生母晋封皇太后,以扩展自己的权势。但此事迟迟未决,于是兄弟俩渐有芥蒂。以静皇贵妃的封号一事为导火索,积嫌至咸丰五年,终于出现了明显的裂痕。

一天,静皇贵妃刚醒起床,咸丰帝问安即到,太监准备禀告太妃,咸丰帝示意不必惊扰太妃。太妃见床前有人影闪动,以为是赶来问安的亲子奕訢还未离开。甚有怨气地说:“你为什么还在这里?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!他这个人性情不易知,不要生了嫌疑了。”

咸丰帝一听是对他有怨,怕再说下去双方都下不了台,立即喊了一声“额娘”。太妃一听是皇上,立马翻身朝内卧,也没理睬皇上。自此咸丰帝猜疑更大。

那么,咸丰帝为何迟迟不给静皇贵妃加封皇太后封号呢?他有自己的主见,认为:嗣皇帝的生母,被尊封为皇太后的,这是常例。而先帝妃嫔被嗣皇帝尊封为皇太后的前朝尚无先例。虽然太妃有抚育自己的大恩,但毕竟不是亲母,所以不愿意封其为皇太后。

咸丰五年(1855年)七月,静皇贵妃病情加剧,咸丰帝急忙前往探视病情,恰巧碰到恭亲王奕訢从里面出来,咸丰帝询问太妃病情如何?奕訢跪地哭泣,悲伤地说:“已经危在旦夕了。看样子是只等皇太后的封号下来就瞑目了。”咸丰帝闻后悲从中来,更急于去看太妃,只随口说道:“哦,哦!”两声,便急忙前去探望太妃了。

奕訢等待皇上允诺已久,误认为“哦,哦!”就是咸丰帝答应了,他赶忙回到军机处恭办皇太后封号事宜。礼部具奏,陈明一切仪典,准备尊封皇太后。奕訢传旨,虽非咸丰帝的本意,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,如果咸丰帝拒绝礼部的请封的奏章,则将成为天大的笑话,所以不得不依奏。遂于咸丰五年七月一日传旨,尊静皇贵太妃为“康慈皇太后”。

康慈皇太后圆了数十年的梦,七月九日终于安详平静帝辞世了,享年四十四岁,前后共当了九天的太后。咸丰帝派奕訢办理丧事,咸丰帝自己也服镐素二十七日,青袍褂百日。但是他下了一道特别的旨意:“皇后不系宣宗谥”,即不加宣宗成皇帝的“成”字,而且声明只能升祀奉先殿,而不祀太庙。这样一来,康慈皇太后就有点名不正言不顺了。

在这件事上,奕訢行事不免冲动冒失,传旨封其生母为皇太后,虽属误会,但使咸丰帝左右维谷,多少有些违背自己的意愿。因此,对奕訢又加深了一层矛盾。皇太后过世才五天,咸丰帝就借口奕訢“办理皇太后丧仪疏略”,令其退出军机处,回上书房读书。

直到辛酉政变后,两宫太后念奕訢功劳卓著,才加恩让康慈皇太后系宣宗之谥号。称孝静成皇后,神位也得以升祔太庙。

玉环于超餐饮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浙江省玉环市玉城街道西山一路31号